比特币分叉所产生的民事利益应当归属于比特币持有者

马跃白云

由于比特币发展出现了不同的技术路径选择,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简称BCC或BCH)作为新的区块链资产,自2017年8月1日开始挖矿产生。冯先生是一个比特币投资者,没想到比特币的分叉对他的投资权益产生了很大影响。?

乐酷币行网是乐酷达公司备案经营的网站,提供比特币等数字资产的在线交易。冯先生于2016年11月1日在乐酷币行网注册了个人账户,并于2017年1月12日购买了38.748个比特币。

2017年7月18日,乐酷达公司发布《OKCoin币行关于比特币分叉处理方案的公告》:“OKCoin币行将在比特币出现分叉可能性的期间采取如下措施:1、在可能出现分叉的时间点2017年7月30日—2017年8月2日……3、如果比特币分裂为一种或多种比特币,OKCoin币行将会把分裂出来的各种比特币按拥有权提供给所有客户……”7月25日,乐酷达公司发布《OKCoin币行关于比特币和BCC(Bitcoin Cash/比特现金)的处理方案公告》:“2017年8月1日20:20前如您账户内持有BTC,我们将按拥有权提供给您等额的BCC……”8月1日,乐酷达公司发布《OKCoin币行关于BCC快照及领取公告》:“1、OKCoin币行将于北京时间2017年8月1日20:20进行账户快照,并根据账户BTC权益进行核算。之后,请在OKEx现货账户中领取您在OKCoin币行、OKCoin国际、OKEx合约的BCC(可使用OKCoin币行账户快速登录OKEx)。所有领取的BCC将直接打入您的OKEx现货账户中……”

但冯先生于2017年12月间欲按照《比特现金领取公告》提取比特币现金时发现,由于该网页“领取”按钮已消失,其有权领取的比特币现金己无法领取。因此,冯先生起诉乐酷达公司,要求乐酷达公司履行合同,将38.748个比特币现金打入冯先生的个人账户,并赔偿冯先生38.748个比特现金的价格损失16万元。

乐酷达公司认为,冯先生不能证明其有资格领取这些比特币现金,即使冯先生有领取的资格,其要求差价损失没有依据。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乐酷达公司是运营乐酷币行网的互联网经营企业,冯先生是乐酷币行网的注册用户,双方之间围绕网站服务所确立的权利义务关系合法有效。但本案涉及的诸多问题值得关注。

比特币能否作为民法上的“物”而受到保护,冯先生请求交付比特币现金系基于何种权利,是首要解决的基本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虽然比特币本身不包含固有价值,比特币持有人须通过分布存储且全网确认的“公共记账簿”(数据库)所记载的信息而行使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能,但鉴于我国现行法律没有将比特币等网络虚拟财产规定为物权法上的“物”,因而基于物权法定原则,冯先生无法按照所有权的法律规定(如孳息)而要求被告交付比特币“分叉”所产生的比特币现金。应当看到,民事权利是受法律保护的特定利益,其因种类不同而有不同的客体。所有权的客体是物,债权的客体是债务人的给付行为。比特币的交易现实存在,持有者仍然希望藉此获取利益,在网络环境下的商品交换过程中,比特币的价值取决于市场对比特币充当交易媒介的信心,所以,比特币属于合同法上的交易对象,具有应当受到法律保护的“民事利益”。冯先生的诉讼请求,虽无法找到物权法上的依据,但存在合同法上的依据。

乐酷达公司的站内公告能否构成其合同义务。本案双方之间的合同关系,自冯先生注册账户并确认同意《OKCoin币行服务条款》时设立。《OKCoin币行服务条款》中写明:“所有发给用户的通告,OKCoin币行网都将通过正式的页面公告、站内信、电子邮件……送达。任何非经OKCoin币行网正规渠道获得的中奖、优惠等活动或信息,OKCoin币行网不承担法律责任。”由此,乐酷币行网的站内通告,尽管系单方发布,亦可以确认为双方权利义务关系的具体依据。我国民法总则第139条规定,以公告方式作出的意思表示,公告发布时生效。乐酷达公司在2017年7、8月间一系列站内公告,确认了比特币现金的发放原则,属于乐酷达公司应当履行的合同义务。

乐酷达公司在法庭上抗辩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冯先生有资格领取比特币现金。但在案证据显示,冯先生账户在2017年1月12日BTC余额为38.7480个,其最终于2017年11月27日全部提现,也就是说,在2017年1月12日至同年11月27日之间,冯先生没有进行过其他比特币交易,始终持有比特币38.7480个,乐酷达公司应当按照前述站内通告的内容向冯先生发放等额的比特币现金。乐酷达公司关于向比特币持有者发放等额比特币现金的上述通告,是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冯先生有权获得等额的比特币现金。

值得关注的是,有关比特币等虚拟商品的政策变化。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指出:“比特币(Bitcoin)具有没有集中发行方、总量有限、使用不受地域限制和匿名性等四个主要特点。虽然比特币被称为‘货币’,但由于其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买卖比特币,不得承保与比特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比特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和《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等服务的互联网站应当在电信管理机构备案……”。

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监管部门再次发出《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进一步明确:“本公告发布之日起,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按照上述政策性规定,任何人都可以合法持有,但禁止其用于与法定货币之间的兑换。可以看出,乐酷达公司向用户发放比特币分叉形成的比特币现金,没有违反“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的网络平台责任的规定。冯先生作为特定时间持有比特币的“民事利益”的权利人,有权获取等额的比特币现金。因此,法院支持冯先生要求乐酷达公司给付比特币现金的诉讼请求。

但是,冯先生以比特币现金境外价格波动的价差计算的可得利益损失未获法院支持。冯先生的赔偿要求,系其欲提取当天的比特现金价格与主张日期的比特现金价格的交易价差计算出的损失。法院认为,首先,冯先生领取比特币现金的权利,并非基于交易,而是基于乐酷达公司执行比特币分叉规则而作出的承诺,冯先生与乐酷达公司之间不存在比特币现金的实际交易,因而不存在产生“损失”的对价基础。其次,比特币等虚拟商品的国际市场价格波动巨大是公知的事实,特定区间的价格波动不构成合同法上“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因此,冯先生的赔偿损失要求,法院未予支持。

来源:海淀法院网2019年5月22日发布内容

编辑:刘雪娇? 姬梦珠